您的位置:首页>产经 >

钱锺书的借书卡

2023-08-31 23:33:17    来源:南方周末

2015年,我的一位朋友由于做博士后研究,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的西文书库待了几个月,在查阅图书时,无意间翻到好些有“钱锺书”签字的借阅卡的图书。从这些借阅记录中,可约略看出钱锺书先生的阅读兴趣。

据吴学昭《听杨绛说往事》一书记载,1952年秋天,文学研究所从清华大学分立出来,搬到北京大学的燕园适楼,“锺书有段时间曾是文研所图书资料室(图书馆)负责买书的人。何其芳在政治上虽不信任钱锺书,但放手让他管书。购买中外文书籍,全按他开的书单,善本孤本也由他做主高价买下来。……外宾参观非常惊讶,称赞说:‘你们的图书室不大,藏书却如此丰富周全;无论新的、旧的,应该有的全有了。’锺书很得意。”

1977年,钱锺书杨绛夫妇搬到三里河宿舍后,“新居离学部甚远,交通不便,钱杨平时在家工作,很少到学部去。每月年轻人代领了两人工资,抢着来看看他们。董衡巽、薛鸿时热心为钱锺书借西书,如外文所没有,便从北大借,或北京图书馆借。他俩来得最多,锺书背后称‘董超’‘薛霸’。锺书去世后,杨绛告诉了他们,他们大笑。锺书所借书要求指定的版本,如版本不符,锺书就会一边翻书一边很客气地说:‘董公啊……’所以老董每回一听到‘董公啊’就感到很窘,知道偷懒不得。薛鸿时常给钱锺书送去一摞摞他要的书,有时他把书留下,有时他一边和薛交谈,一边快速翻阅一大堆书,等薛鸿时告辞时,让他全部带走。原来这些书他早已读熟,有的在文章中引用,发表前需要认真核对一下。”


【资料图】

这些书的借阅时间从1957年到1976年,大多集中在1957年至1961年间;从1968年后中断,到1976年又接续。从这些书的出版时间和借阅时间看,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,文学研究所的外版图书采购还是很及时的,有很多书是前一年出版的,第二年钱先生就阅读了。

从这些书籍的品种看,钱锺书先生的阅读口味很杂,有小说、文学理论、诗歌、社会调查、书信集等。有些小说水平只是二三流水平,但在书荒之时,钱先生还借阅了好几遍。在钱锺书的名字后面,经常出现的是董衡巽、袁可嘉、李文俊、裘克安以及朱虹、郑土生、黄宝生等名字。

下面我们看看这些书都是哪些。

书名:Time for a Tiger

作者:Anthony Burgess

1957年11月29日、1958年10月14日、1961年8月3日,钱锺书三次借阅。其他借阅者有董衡巽、李文俊、黄绮静等。

《钱锺书手稿集·外文笔记》第38册96页曾提及。

《老虎

关键词:

相关阅读